365体育彩票现在用哪个网址
0514-86542065
扬州市江都区庄台路4号

朱子君老师读书笔记(八)

发布:wb8835 浏览:22次

读《教育碎思》有感

                   朱子君                    2019-4-18

说实话,《教育碎思》这本书放在案头今念一章明看一面,但还是把它啃完了。庆幸完成本学期阅读计划中的一部分感到高兴的同时心中还放下了一块石头,不再有一个声音老是在心里催着我去把这本书看完了。

《教育碎思》的作者郑金州是一位大学教授,也是一位教育理论的研究者,所谓“碎思”实则是作者对教育方方面面整体的深入思考与剖析,可能这就是角度的不同,视角的差异,在郑教授的研究中,这其实只是一些碎小的思考而已,或更可能我对“碎思”的理解还很模糊。总之在这本书中,郑教授从理论的角度出发,又着眼于教育教学实践,谈了很多自己的看法。从教育发展历史、学校教育、课堂教学几个层面阐释了许多问题。从教师、学生这些教育教学中的角色关系入手,理清了一些我们模糊的意识、思路。

有些书看完之后就没了再读别的书的想法,有的书看完之后就有再读别的书的动力。这本《教育碎思》属于后者,因为它让我看到要想成为一个具备“批判”意识的人,非得有大量的阅读理解基础不可。郑教授在文中谈及教育研究者“融贯中西,研究教育史”的观点很能说明这点。

郑金洲便是这么做的。《教育碎思》谈了很多教育方面的问题,其中不乏教育学理论,但讨论更多的是教育实践、教育现象。诸如“素质教育”、“创新教育”、“课堂教学”、“校本课程”、“校本培训”、“校园暴力”、“师生交往”、“案例教学”、“课程改革”、“教学科研”等等,都是广大中小学教师耳熟能详的话题。作为一名年轻的师范大学的博导,郑金洲坚持到中小学去听课,既显示了一种做学问的方法,更表明了一种做学问的态度。难怪在短短的几年内,他便迅速成为一位在教育理论界着述颇丰、影响颇广的年轻理论家。

北师大的石中英教授曾经大力呼吁教师要懂一点“教育哲学”。确实,如果没有一定的理论素养,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只能在经验的层次徘徊,而永远只是一个“肤浅的教育工作者”。教育理论家看待教育问题的视角自然与普通教师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同样是听课,在《听课中的观察与记录》一文中,就不啻成了一门学问。“听课者一般要提前几分钟进课堂”,然后要“观察学生的状态”,“与任课教师攀谈”,“与学生攀谈”,“选择自己要坐的位置”,并“画出几幅教室课桌椅排列的草图,以备使用”;上课铃声响过之后,听课者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人员特性”、“言语交互作用”、“非言语行为”、“活动”、“管理”、“教学辅助手段的使用”、“认知水平”、“社会方面”、“情感水平”、“教学材料的使用”以及“时间”等上面;至于课堂纪录,也是有技巧的,可以选择“实录式”、“叙述式”、“分类系统式”、“图式记录”等多种方式;下课铃响了,不要急着离开,因为“在课后仍然可以观察到一些有益的信息,对你理解和认识这堂课有较大的参考价值。”

书中曾读过这样一段话:“教育孩子犹如培养树木,如果你非要树木长成某种姿态,某种高度,天天提心吊胆,怕它不合你的心意,多长出一个枝条,少长一个枝条你都严格控制,那么难保有一天树木不会因违背生长规律而死去。”读后感到受益匪浅,感慨颇多。

教育是对人而言,人是天之骄子,唯人能实施教育,唯人必经教育,必受教育。实施教育就是化民成俗,琢玉成器,传道授业,慧智胞民;经受教育就是修德学道,立身做人,练技强能,优化生存。此谓人类社会欲发展前进必遵循的教育之天理。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个做父母的共同心愿,几乎每一位父母从孩子出生那刻起,就对孩子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就开始谋划孩子的未来发展之路,并且希望孩子能按照自己为他谋划的人生道路走下去。与此相仿,几乎每一个当老师的都希望自己所教的学生个个非常优秀,于是便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培养孩子,一旦学生不合我们的心愿,便唉声叹气,甚至感到痛心疾首。其实,这大可不必。就象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世界上也不可能出现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是千差万别的,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如果强求整齐划一,步调一致,那我们只能收获失望和痛苦,也只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一张处方,无论多么灵验,也不能包医百病,只有熟谙处方背后的药理,方能以不变应万变。”这是郑金洲在《教育碎思》中的一个比喻。虽然此种书籍读来不够恬淡闲适,但却是我们治学的理论导师。应放于案头不时翻阅,以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